39

郵票真正的價(jià)值在什么地方?

 郵票是隨著(zhù)郵政的產(chǎn)生而產(chǎn)生的,它最根本的屬性是郵資憑證,倘若郵票失去了郵資憑證的屬性,那便與一般的畫(huà)片等印刷品無(wú)異了,收集它也便失去了集郵的本意。郵票是國家郵政主管部門(mén)發(fā)行的郵資憑證,這就意味著(zhù)它是一種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有價(jià)證券。
        而有價(jià)證券的最大價(jià)值就在于使用,如果有價(jià)證券不能正常使用,或者根本就不能使用,有價(jià)證券也就變成了一張廢紙,作為有價(jià)證券的郵票也不例外;既然作為有價(jià)證券的郵票都成為了一張廢紙,收集郵票的意義也就不復存在了。
        郵票的功能體現在多個(gè)方面,比如說(shuō)它的文化功能、鑒賞功能、集藏功能、經(jīng)濟功能、投資功能等等,但它最大的功能卻都不是這些,而是使用功能,它是一切功能中基礎的基礎,而基礎功能的喪失,也就意味著(zhù)其它功能的坍塌,沒(méi)有了基礎功能的郵票,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了大家競相拋棄的對象,其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它價(jià)值的縮水。
       郵票的價(jià)值越是縮水,越?jīng)]人要;越是沒(méi)人要,其價(jià)值就會(huì )在更大的程度上縮水,這就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(huán),這種惡性循環(huán)如此反復下去的最大惡果就是兩敗俱傷,沒(méi)有贏(yíng)家。
       中國郵政的職能之一就是發(fā)行郵票,而發(fā)行郵票最直接的目的是什么呢?恐怕這個(gè)問(wèn)題再簡(jiǎn)單不過(guò)了,那就是在郵政領(lǐng)域的正常使用,只有這樣才能最充分地體現出它的最大價(jià)值,這種價(jià)值絕不僅僅只表現在流通領(lǐng)域,同時(shí)也是一種國家職能的體現,這乃是法律所賦予的,是不能動(dòng)搖的。
        但是,中國郵政所發(fā)行的郵票卻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不能正常使用,即使是可以使用,也設置了種種障礙,使其真正的價(jià)值被一步一步地剝離,最終也就變得沒(méi)有價(jià)值了。試想,沒(méi)有價(jià)值的東西,或者價(jià)值殘缺不全的東西,有誰(shuí)會(huì )愿意為它付出呢!即使有,那也是暫時(shí)的,最終必將拋棄它,一個(gè)最突出、最直接表現形式就是郵票的打折,并且是持續了將近20年,從而造成了集郵隊伍的青黃不接,甚至是斷代。
        其實(shí),解決這種問(wèn)題并不需要中國郵政付出什么,只要能夠在郵政窗口買(mǎi)到郵票,只要能夠在郵政領(lǐng)域暢通無(wú)阻地使用郵票也就可以了?删褪沁@么一件簡(jiǎn)單得不能再簡(jiǎn)單的事情卻無(wú)法付諸實(shí)施。集郵者是一個(gè)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弱勢群體,他們?yōu)榱司S護自身的合法權益,也為了作為國家名片的郵票不再一次次地受到蒙羞,多年以來(lái)四處奔波反映問(wèn)題,但均是不了了之。
        對于如何培育集郵者隊伍的問(wèn)題,大家集思廣益提出了不少針對性非常強的建議,比如說(shuō)在大中小學(xué)校開(kāi)設集郵課,讓他們接受基礎性的教育,這的確是一個(gè)好辦法。又有人發(fā)表高論,希望富翁能夠加入到集郵隊伍中來(lái),以此來(lái)提升集郵在社會(huì )上的影響力。
        這些措施或者辦法都有一定道理,但那都是在做表面文章,比如說(shuō)讓富翁買(mǎi)上幾部郵集去參加國際或者世界郵展,抱個(gè)金獎回來(lái)侃侃而談,說(shuō)自己為此付出了多么大的心血,豈不美哉!集郵事業(yè)已經(jīng)到了靠幾個(gè)富翁或者金銀獎來(lái)?yè)伍T(mén)面的地步,這乃是集郵的最大悲哀之處。
        改革開(kāi)放四十年來(lái),我國在各個(gè)領(lǐng)域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,這是不爭的事實(shí),唯獨集郵事業(yè)是一個(gè)例外,集郵者的銳減就是一個(gè)最有力的證明;集郵家在國際或者世界郵展上的披金戴銀,不僅不能說(shuō)明什么問(wèn)題,反而會(huì )掩蓋最缺失、最為本質(zhì)的東西,從而使我們迷失了大方向。那么,我們的大方向是什么呢?
        那就是集郵愛(ài)好者的真正回歸,回歸的基礎就是作為有價(jià)證券的郵票,能夠在郵政領(lǐng)域的全面正常使用,使其價(jià)值得到最為完美的體現,只有使用價(jià)值得到了充分的體現,其它價(jià)值才能得到應有的展現。一個(gè)東西能夠被大家廣泛接受或者認可,不是靠去上什么課就能培育出來(lái)的,而是要靠它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價(jià)值作為最大支撐的,其它的都是虛無(wú)飄渺的。
        郵票的最大價(jià)值是它的使用價(jià)值,而不是什么別的東西,即使還存在著(zhù)其它價(jià)值,也是使用價(jià)值所派生出來(lái)的,而中國郵政決策者卻是本末倒置,把最為本質(zhì)的使用價(jià)值割裂開(kāi)來(lái),將其它價(jià)值一股腦地拽向廣大集郵者,而集郵者越來(lái)越不予理睬,其結果就是郵票長(cháng)期的大面積大幅度打折。
        由于郵票的真實(shí)成本非常低,從表面上來(lái)看,中國郵政無(wú)論以怎樣的價(jià)格向市場(chǎng)拋售郵票都是贏(yíng)家,集郵者永遠是輸家,可實(shí)際上最大的輸家卻是中國郵政,因為其失去了它賴(lài)以生存的基礎。如果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郵票使用價(jià)值喪失的問(wèn)題,任何冠冕堂皇的做法都是蒼白無(wú)力的,因為只有市場(chǎng)能夠改變我們,而我們是無(wú)法改變市場(chǎng)的。
以上內容(包括圖片及視頻)為創(chuàng )作者平臺"快傳號"用戶(hù)上傳并發(fā)布,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(wù)